互动平台

用户登录

舞好“龙头”,带活产业链

  1月30日上午,记者走进加恒实业。数万平米的厂房里,与其他叮叮当当、热火朝天的企业生产场面相比,这里略显冷清。在冷拔生产线上,一根根表面带有重重斑痕的钢管,被放进拔机中,按照事先设定好的型号规格,两头用力,开始冷拔。
  钢管就是这样“拔”出来的?或者叫“扯”出来更合适。“我们生产的这个钢管,有点特殊。”面对记者的疑惑,企业运营部部长陈军解释说,一般的东西,比如玻璃、钢材、塑料凳,都是加热之后,利用它软化的过程,再进行加工,制成想要的物品,而冷拔管则不同,“通俗点说,可以将其看成是‘生拉硬拽’出来的。”
  陈军介绍说,对比热加工而成的钢管,冷加工出来的钢管因为改善了物理性能,因此精度更高,用在设备上会提高设备的机械性能,材料的损耗更低。
  不仅如此,企业生产的冷拔管每米不超过0.03毫米的弯曲度,相对其他管材更好的表面光滑度、油亮度,以及严格控制的内壁尺寸,超过99%的良品率,都是备受市场和客户青睐的原因。
  长长短短、不同粗细的冷拔管整齐地码好,占了厂房的近一半的地方。“都是别人订好的,今天就送走。”陈军介绍,加恒实业的主打产品是高精密无缝冷拔钢管及珩磨管、高精密冷拔钢棒,一般作为油缸用管,用在汽车、工程机械、石油等领域,柳汽、徐工、三一重工、龙工等国内知名企业都是他们的大客户。
  依靠企业自身的产品技术研发团队,和企业拥有的23项实用新型专利,加恒实业在国内冷拔行业,不管是规模还是技术,都稳稳占据前三甲。生产厂长李真益介绍,2018年,加恒实业生产入库40161吨,销售38675吨,产值达3.21亿元。“2019年,我们对于实现4.8万吨产能、4亿元产值的目标,有信心的很!”
  信心从哪里来?李真益说,一方面目前企业的订单已经排到了4月份,今年春节期间都只放三天假,必须加班加点赶订单;另一方面,在厂房里用塑料布围起来的那块正在安装设备的地方,是2019年的新项目——超大口径精密冷拔气瓶用管生产线,目前桩基已浇灌好,钢结构2月初进场,新增600吨拔机设备2月初进场安装,预计5月份就能投产,将为企业带来每年1.5万吨的产能和1.5亿元的产值。“口径越大越不好做,以往这类用管都靠进口。”李真益说,这个产品可以完全替代进口,填补国内同类产品的空白。
  李真益还透露,加恒实业原材料有70%以上都来自新冶钢,近在咫尺的上游企业为他们节约了大量的生产成本,“选择黄石、选择西塞山,受益匪浅。”李真益说。
  受益者不只加恒实业一家,还有新冶钢自己的“小兄弟”——新冶钢汽车零部件公司。
  2018年10月,通过退城入园,新冶钢汽车零部件公司从市区迁至西塞山区工业园内,“终于可以放开手脚干了!”企业副总经理余三中说。
  新冶钢汽车零部件主要生产变速箱齿轮轴和发动机的凸轮轴,通过楔横轧制,实现产品成型。在车间里,从最开始的上料一直到最后的产品成型,全自动化的生产流程让从熔炼炉里出来还冒着火的毛坯轮轴看上去安全了不少。“我们是国内最早做楔横轧制的企业,同时这条全自动智能生产线也是全国仅有。”余三中说,也正是因为工艺比较成熟、产品质量过硬,从2016年下半年至今,产品一直供不应求。“从市区搬到园区,也是因为根据市场需要进行扩能。”
  这些轮轴主要用在哪?余三中介绍说,主要用在重型车上面,国内最大的重型车变速箱生产企业——陕西法士特就是他们最大的下游客户,2018年法士特在新冶钢汽车零部件采购量达到了1.2万吨,占了其实际1.5万吨产能的80%。另外还有浙江上虞、湖北威风、湖洲圣龙、广州锐美等企业均是其下游客户。
  现在新冶钢汽车零部件又在开发新产品——新能源汽车的电机转轴,“新能源汽车是发展大势,我们必须抢抓这个机遇。”余三中说,通过与高校产学研合作,现在企业准备进军商用车、乘用车和新能源汽车领域,预计今年6月份可批量供货。
  老用户需求不减,新市场一片蓝海。“我们的二期已经准备好了,这里已经不够用了。”余三中介绍,在厂房的隔壁,还有30亩地,原定2020年12月底投产的二期可能要提前了。
  2018年,新冶钢汽车零部件实现销售收入1.3亿元,利润6.6万元。今年1月份,企业就完成轧制量1600吨、销售量1450吨,销售收入1304万元和净利润90万元。
  加恒实业、新冶钢汽车零部件,包括西塞山区的不少模具企业,都是新冶钢的下游企业,“舞好了新冶钢这个‘龙头’,一条甚至多条产业链都会舞起来。”市经信委运行办主任尹博文说,这些下游企业也倒逼新冶钢转型升级,实现更高质量的发展。


时间::2019-01-31  来源:黄石日报